‌·

为郑玄“画像”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05月15日        版次:A08    作者:

  《读书》2019年5月号,月刊

  学者吴飞认为,传统中国的学问有两个公认的高峰,一个是东汉的郑玄,一个是南宋的朱熹。前者被尊称为郑君,是两汉经学的集大成者;后者被尊称为朱子,是宋明理学的集大成者,奠定了元、明、清的思想范式与意识形态。两位大师各领风骚六七百年,相继构成了中国学术史的主干。对于今人而言,无论喜欢还是不喜欢,人们心目中大多有个朱子的形象;但对于郑君,不仅一般人茫然,甚至专家也难以给出稍微系统一点的描述。郑玄思想面目很不清晰,似乎距离现代人太遥远了。幸而,他发现,青年学者华喆的《礼是郑学》一书,则围绕郑玄来展开,在其思想勾勒,尤其是文明构想、汉魏之间经学与制度的演进方面,阐述尤多。为此,吴飞对华喆的相关工作进行提炼与评述,形成的文字发表在最新一期的《读书》杂志上。

  吴飞认为,郑玄的这一模糊形象,其实并不是今天才出现的,由于郑玄的思想主要体现在经注当中,而郑注又惜墨如金,如果不在不同经文的郑注之间反复比对分析,是很难理解他到底在想些什么的,因而在其身后不久,要真正系统把握郑学,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宋代之后,郑学为朱学取代,其形象自然就日渐淹没。清人是经过相当长时间的摸索,才逐渐转向郑学,但也很难说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把握了郑学。因而,重新认识郑学的问题,不仅持续了千年之久,而且本就极为艰深。但对于想要全面了解中国学术传统的现代人而言,郑玄却是一个无论如何也绕不开的人物。在某种意义上,了解郑君比了解朱子还重要一些。经学,是在郑玄手里才成为一个完整体系的;而且,成为以后千年的基本政治架构的隋唐礼法架构,更是大大依赖于郑学。

  吴飞评价说,在文明史演进的动态过程中考察作为经义体系的郑学,是《礼是郑学》一书最重要的特色。因而所有这些都围绕郑学体系的诠释展开,强调“礼学是郑学的核心”。通过这部书,我们感知到郑玄绝不是一个只知饾饤之学的书呆子,而是有着非常宏大的文明构想。汉魏之间经学与制度的演进,正是这一构想不断修正和落地而形成的。由中唐赵匡等人的新经学,到宋代经学体系的再造,以及清人向郑学的回归,郑学体系始终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底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