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观影人次首次破亿,三部影片总票房远超去年同期——

这个国庆档,史上最强!

来源:贵阳日报     2019年10月09日        版次:A08    作者:

  《我和我的祖国》海报。 (资料图片)

  《中国机长》海报。 (资料图片)

  《攀登者》海报。 (资料图片)

  假期第六天,观影人次便突破一亿,这也是国庆档历史上观影人次首次破亿。截至7日晚10时,根据猫眼数据,9月30日至10月7日的总票房已达50.42亿元,远远超过去年十月全月票房36.48亿元。《我和我的祖国》成为国庆档首部破20亿元的电影,创造献礼片票房历史新高,《中国机长》《攀登者》也相继破19亿元和8亿元,三部影片累计总票房已达49.94亿元。这个国庆档,票房与口碑齐飞,各种纪录被一再刷新,三部主旋律影片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上了一份厚礼,也创造了“史上最强国庆档”。

  共赢 三部影片有望突破50亿元

  三部电影的竞争从点映和预售阶段就已经开始。凭借吴京、章子怡的号召力,《攀登者》预售一开始遥遥领先,但《我和我的祖国》依靠高口碑后发制人,其9月28日以0.5%的排片占据了8.1%的票房,上座率高达88%,创下了近两年的点映新高,场均人次也创造了国产片点映场的新纪录。

  9月30日上映首日,《攀登者》和《我和我的祖国》保持了32%以上的排片,《中国机长》则拿到了近30%的排片,最终首日票房旗鼓相当,《我和我的祖国》以2.98亿元居冠军,《中国机长》以2.63亿元次之,《攀登者》首日2.08亿元居第三,三部影片砍下了将近100%的大盘票房,使同档期的其他影片完全丧失了竞争力。

  随着影片上映后口碑持续发酵,“三强”之争也逐渐进入白热化。国庆假期前四天,《我和我的祖国》票房始终占据领头羊地位,且前三天日票房连续突破3亿元大关。但从假期第五天起,《中国机长》开始了其主出品方博纳一贯的逆袭路线,票房一路上扬,顺利登顶日票房冠军宝座。按照目前的走势看,该片有望在节后收获更多票房,甚至最终成为“三强中的最强”。与这两部影片相比,《攀登者》高开低走,票房也有望冲击10亿元大关。三部影片在国庆七天的总票房有望突破50亿元。

  评价 与观众爱国热情形成共振

  好看、感动、震撼,成为多数观众在评价这三部献礼片时提到的关键词。从口碑上看,三部影片的观感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与观众高涨的爱国热情获得较好的共振。在豆瓣网上,《我和我的祖国》以8.0分赢得最多好评,《中国机长》和《攀登者》则以7.0分和6.7分次之。

  “《我和我的祖国》是主旋律商业片创作的又一次进步。”影评人韩浩月认为,主旋律商业片经历了从弘扬信仰到传递爱国的关键词转换,在《我和我的祖国》中则采取了最低的视角,拍摄出最朴素最动人的情绪。“七位导演的七个故事是高度统一的,从小人物视角折射出我们国家这70年的巨变,格局宏大,堪称‘滴水见海’。”

  被称为中国电影导演“梦之队”带来的同题竞技,成为《我和我的祖国》的一大观影乐趣。从目前观众反馈来看,宁浩的《北京你好》和徐峥的《夺冠》最受欢迎,老将陈凯歌的《白昼流星》反而没能入许多观众的眼。

  在影评人曾念群看来,这七部短片风格调性不一,各有长处和优势,大部分导演都较好地完成了使命。“《北京你好》展现了北京市民的善与美,就连那种喜欢嘚瑟的性格短板也显得很可爱;《相遇》人物塑造很成功,主演张译光用眼神就奉献出了极其感人的表演;《白昼流星》虽有生硬的地方,但在影像上做得最好,立意也很有深度,把载人航天和脱贫结合在一起,把浪子回头和国家大事相勾连,浪漫而有诗意。”

  《中国机长》改编自真实的新闻事件,在场面营造和气氛渲染上,香港导演刘伟强按照灾难片的路数给予观众较好的视听效果。但编剧汪海林评价,该片重点突出了民航系统优异的服务意识,却也反衬出乘客的自私散漫。此外,片中英雄机组成员的个性塑造流于表面,尽管张涵予、袁泉的演技足够过硬,但缺乏表演空间。

  “论视觉效果和紧张程度,《攀登者》在国庆档最好,但影片没有充分展现个人命运与时代、社会的关系,爱情戏显得累赘,情话略尬,效果大打折扣。”汪海林说。不少观众甚至吐槽,如果《攀登者》删去吴京和章子怡谈恋爱的戏份,电影整体剧情和节奏会好很多。

  启示 重视创意是主旋律创作的根本

  “今年国庆档影院的气氛跟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保持同步,很多观众都把看这三部献礼片当成庆祝活动的一部分。”国庆期间,影评人曾念群分别前往耀莱成龙影城五棵松店、大观楼影城、保利国际影城天安门店调研,均感受到了观众空前的观影热情。“三家影院的氛围都特别热闹喜庆,影院也为国庆档做了很多准备:有现场陈设不同年代老物件供观众合影的,有举办中国电影发展展览的,还有做国庆快闪活动的,都增加了观众观影的仪式感和互动感。很多家长用这三部影片对孩子进行爱国教育,还有一家三代去看的,有的老人都几十年没进过影院了,很让人感动。”

  2019年国庆档取得了空前佳绩,三部大片的成功无疑为今后主旋律影片的创作提供了有益的经验与借鉴。

  中国文联电影艺术中心主任饶曙光说:“三部影片既有符合时代精神的主流价值,又熟练运用类型化的叙事方式与年轻人对话,再利用商业化的手段和方式激发观众的爱国热情,而爱国热潮成为电影消费的原动力,进而形成了持续性观影狂潮。”他认为,重视创意应成为主旋律影片创作的根本。

  韩浩月则建议,主旋律影片应该更注重本土化,在拍摄主旋律影片时心态应该再纯粹一点,影片元素不宜过多。像《攀登者》又想拍爱国,又想拍冒险,还想拍爱情,主题一多就有些飘忽不定。

  曾念群则表示,国庆档三部影片的成功说明主旋律影片一定要做好市场诉求,要兼顾市场,这样才能被更多人传播。 袁云儿

  《我和我的祖国》

  找到主旋律电影新的公约数

  韩浩月

  

  国庆档公映《我和我的祖国》是命题作文,片名充满庄重感,承担的责任与使命也厚重。该片诸多的出品单位、众星云集的演员阵容,更使得它拥有了一种清晰的仪式感。在导演方面,有50后的陈凯歌,60后的张一白、管虎,70后的薛晓璐、徐峥、宁浩,80后的文牧野,更使得影片有了“竞技”色彩。

  《我和我的祖国》延续了《建国大业》开辟的全明星模式,只是这次《我和我的祖国》的关注点,不再是观众在影院目不暇接地辨认明星脸。《我和我的祖国》进一步做到了理念先行、故事先行,明星为故事服务,观众会更多地被影片里的戏剧冲突与细节所吸引,至于角色谁来出演,不再那么重要。

  不过,有一个明星还是特别值得一提,即在宁浩导演《北京你好》片段中出演出租车司机的葛优,故事说的是奥运会开幕式之前,葛优在公司抽奖得到了一张开幕式门票,准备当生日礼物送给儿子的时候,却阴差阳错被汶川来的13岁男孩“强买”了过去,在得知汶川孩子的父亲是鸟巢建设者,且在地震中不幸去世后,葛优把门票送给了孩子。这么一个简单温馨的故事,被演绎得充满真实性与趣味感。吹牛认识萨马兰奇,被大屏幕表扬送票者穿着红色运动鞋镜头扫下来却是一双黑色鞋……宁浩与葛优的合作,让这个短短的故事被各种细节“缠绕”,一个平凡的出租车司机,身上散发着人性的光辉,这使得宁浩作品最为市井化也最为动人。

  从小角度切入,选取小人物的生命片段,并用之映衬大时代的大事件,这是《我和我的祖国》最重要的创作手段。在观看之前,会想到“以小见大”是主旋律电影现阶段最好的呈现方式,但看完之后发现,影片比想象中的姿态还要低,无论是任素汐在公交车上遇到不告而别去研发原子弹的丈夫,还是流泪目送喜欢的女孩远去但手中依然高举着电视天线让邻居们收看女排夺冠关键一刻的男孩,当一名微不足道的人物与某个历史大事件建立起如此直接的关联时,还是会令人产生微妙的会心一笑。

  管虎的《前夜》和薛晓璐的《回归》,前者说的是开国大典举行前夜必须解决国旗旗杆顶端金属稳定球的故障,后者说的是香港回归前一名修表匠为交接仪式英方负责人调校手表,这样的叙述角度,已经不算“以管窥豹”,已经属于针孔式的观察,但这并不影响如此细致入微的描述,一样能与震撼的场景完美匹配。《前夜》和《回归》对于时间元素的使用,是大片式的,每位观众都知道在最后一刻问题一定能解决,但大家一样为之提心吊胆的同时也充满期待。

  在规定主题与规定动作的要求下,创作出好看的故事,有些现成的商业模式是可以套用的,在《我和我的祖国》当中,可以看到这些模式,但这不是该片真正的看点,它值得体会与琢磨的,是那些一笔带过的台词,或者人物言行背后的性格与动机,那些未曾被写出的话,或许才是每个中国人这几十年来最真实的心路历程。七位导演在影片当中,均展示了自己的能力,当然,谁的水平更高一些,取决于不同观众群体的偏爱,整体而言,《我和我的祖国》“把主旋律拍好看”这个最基本的任务完成了。

  2009年的《风声》被认为是开启了商业主旋律电影的新阶段,但到了《战狼2》《红海行动》时,国产商业主旋律的真正脉搏才算被把握到。这十年来,《风声》这样的主旋律电影是谈信仰的,紧随其后的几部亦是把信仰当成核心诉求去刻画。《战狼2》《红海行动》所倡导的爱国主义,更为广泛地点燃了观众对主旋律电影的消费需求,其讲述重点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现在到了《我和我的祖国》的时候,能发现一种更为朴素的创作态度,重新回到了主旋律电影和内核当中,这是一个好的现象,或意味着创作者、观众与电影的意识形态,找到了一个新的公约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