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阅读不用背负太大文化压力

来源:贵阳日报     2020年12月28日        版次:A08    作者:

  特约撰稿人 韩浩月

  几家文化单位于12月17日联合发布《文化建设蓝皮书:中国文化发展报告(2020)》。《蓝皮书》指出,目前有43.98%的人通过“阅读书籍报刊”实现文化消费需求,而选择“浏览互联网”与“观看影视片”的人分别为76.10%和59.86%。

  换个角度来看,在互联网阅读的强势冲击下,目前还有四成多人爱读书籍报刊,已经非常不错了。我以前对读书的理解与定义与《蓝皮书》一样,总觉得手握一本纸质书,或展开一份纸质杂志或报纸,心理会得到一种暗示:这才算是读书。反之,则认为浏览互联网及用智能手机看电子书,统统可以归类于“玩”的行列,是“浪费时间”。

  这种思维十分顽固,并具体体现在我这样的家长身上——每每看到孩子打开电脑或拿起手机,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又要开始“玩”了,免不了想去阻止。阻止的办法,就是找一本书送过去,苦口婆心地劝读。实际上,这样的劝读通常无效。我自己也做不到百分百投入地埋首纸书。

  对于手机与互联网向阅读领域乃至整个文化消费领域的入侵,如临大敌已无用,最好的办法是学会分配时间,学会让纸质阅读与数字阅读互相融入。我的经验是,最好能够走到那四成喜欢读纸书的人群当中,但也别排斥自己成为“浏览互联网”“观看影视片”的那群人,都是文化消费,非要分出“高低、雅俗”,未免显得有点迂腐。

  我在看电影方面花的时间比较多,前几天用看片软件自带的记录功能统计,两年多的时间里,看电影花了2000多个小时,差不多累计有80多天不眠不休用来看电影。看电影不只是简单的娱乐,更不是“浪费生命”,这也是一种有意义的“阅读”,只不过阅读的不是文字,而是影像。

  一部好电影,在90分钟至150分钟的时间里,可以横跨几个世纪,可以浓缩一代人或一个人的人生,可以把多种多样的生命体验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精彩纷呈的故事,赏心悦目的风景画面,令人沉浸其中的音乐,都会让我们的现实生活与精神生活丰富饱满起来。艺术是共通的,好的影视、绘画、音乐等作品都能让人受益,不管身份是读者、观众还是消费者都亦然。

  当然,“读书优先”仍然是不少人的主动选择。疫情期间,我把青少年时代读书若渴的阅读习惯重新建立起来,平均每周读两本书。家里所存未读之书,被“消耗”不少。读纸书的快乐有不可替代性,但这并不意味着读书就显得多么有文化。亲近文化的正确态度是尽可能地选择优质内容,不用苛求于这些优质内容来自哪个平台、渠道,呈现形式如何。

  这几年来,各相关部门在鼓励人们阅读纸书、阅读经典等方面有一些激励措施,对实体书店也有扶持政策。这些措施值得推广,取得的成效也很明显,但背后总是隐藏着焦虑感。如果哪一天这种焦虑感淡化了,我们在选择文化消费形式时就会多一些自由,不用背负过于沉重的文化压力。

  比起消费什么、怎么消费,更值得讨论的问题是,如何让受众掌握更多分辨阅读品质的能力,以及面对海量阅读内容时的选择技巧。这些更能考验文化内容生产者与推广者的创意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