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奔着“尊重电影”而去的批评 都值得倾听

来源:贵阳日报     2021年04月08日        版次:A07    作者:

  一寒

  中国电影金扫帚奖举行到了第12届,《喜宝》、《荞麦疯长》、《月半爱丽丝》三部影片被评“最令人失望影片”,郭敬明被评“最令人失望导演”,“最令人失望男演员”产了双黄蛋,分别是李现和黄景瑜,郭采洁则独得“最令人失望女演员”。

  比较巧合的是,在不久前郭采洁任主咖的《吐槽大会》节目中,黄奕吐槽郭采洁曾三次入围金扫帚奖。黄奕开玩笑地说,以这样的入围频率,“不应该叫采洁,应该叫保洁”,一语成谶,几天后金扫帚奖公布名单,郭采洁第四次入围并最终获奖。

  在被黄奕吐槽时,郭采洁笑得很开心,但“最令人失望女演员”的称谓从天而降,估计很难让她开心得起来,长期在烂片堆里打转,对一名演员来说不是好事,作为槽点开开玩笑没问题,但在有了“最令人失望”这个名头后,演员还应有所反思,在反思自己的烂片体质的同时,也要想一下如何面对批评。

  郭敬明也是金扫帚奖的常客,这次凭借《晴雅集》《冷血狂宴》两部影片获得“最令人失望导演”,已经是他第三次得奖。有声音认为,这是金扫帚奖故意和他过不去,也有粉丝觉得,烂片那么多,为什么总颁给郭敬明?对于一直坚持评委实名投票并全部公开每位评委投票结果的金扫帚奖来说,其实更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是,郭敬明的电影究竟意味着什么?标志着什么样的创作倾向?起到什么样的示范效应?

  这届金扫帚奖除了获奖名单外,还有一个事件引人关注,就是在颁发“最令人失望影片”时,电影投资人强歌突然主动上台领奖,对他投资的《荞麦疯长》表示失望,认为当初他奔着马思纯、钟楚曦、黄景瑜等演员投了这部电影是失败做法,并将自己形容为“最倒霉的投资人”。

  《荞麦疯长》制片方否定了强歌是影片投资人,但随后金扫帚奖主办方给出的影片出品方截图,以及相关合影,表明强歌的身份确属其中一家投资方。这一争议事件,掀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声浪,它一改此前影片失败投资方通常保持沉默的状况,让投资方与制作方的矛盾被直接放在了舆论场当中。有评论声音如此解读:如果资本发怒,烂片颤抖的时候真的就到了。

  金扫帚奖是很难评的一个奖项,因为对于评委来说,集中时间看完如此多的候选影片,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任务,不仅是时间的耗费问题,更要承担审美被烂片所带来的伤害;同时,金扫帚奖也是一个很好评的奖项,因为评选出的结果,总是能够得到大多数观众的认同,观众苦烂片久矣,“金扫帚”为观众的不满提供了一个情绪释放的机会。

  评好电影的奖项有许多,评烂片的奖项只有这一个。批评总是让人不舒服,但任何一个领域,缺乏了批评的声音,都会缺少进步的可能。对待金扫帚奖,电影人或许该学学王宝强,他曾亲自赶往颁奖现场,领到了属于他的“最令人失望导演”奖,当时他手握一把扫帚发表了一段很长的获奖感言,其中有四个字最真诚,这四个字是“尊重电影”。

  我们应该珍爱金扫帚奖,只有在批评与被批评、监督与被监督之间,才能逐渐形成一个好的生态,而所有的声音,只要最终的目标是奔着“尊重电影”而去的,都值得倾听。